当前位置:首页>战争>缅甸与清朝的战争(一)

缅甸与清朝的战争(一)

缅甸贡榜王朝,缅族英雄阿朗帕耶(Alaungpaya,中文史籍称“雍籍牙”)在东吁王朝废墟上建立起了贡榜王朝。新王朝迅速崛起,统一了缅甸,还挥师攻破东边的暹逻(泰国),将其国都大城(Ayutthaya)付之一炬。老挝也向缅甸称臣。在缅军北上征讨掸邦期间,一些掸族土司逃入云南求救,缅兵在边界地区和正值鼎盛期的大清帝国擦撞。

1752年,雍笈牙建立缅甸贡榜王朝,1758年他派出使节,要求清缅边境的诸多土司归顺,要求征收传统的“花马礼”(即为贡赋钱粮,处于中缅两国边境上的各掸族土司在历史上为谋求自身安全曾向两国都缴纳这贡赋)。这些土司有些臣服于缅甸的兵威,有些并不臣服,这些不臣服的土司派人向云南地方官府请求清朝的军事支援。当时乾隆皇帝忙于用兵新疆,无暇南顾,因此云南地方官府对此事奉行偏向绥靖的政策。当时清朝在当地的军事驻扎力量有三种:一为云南地方官府派驻的绿营兵,二为各地土司自己掌控的土练,三为边境一些矿场为保自我安全建立的场练。

1762年(清乾隆二十七年),缅甸方面向部分清属土司要求征收贡赋。冬,缅属木邦土司率领自己的部队以及贡榜王朝的军队约2000人攻入清属孟定土司和耿马土司的管辖区域,劫持了孟定的土司,焚烧了耿马土司的衙署和一些当地的民居。耿马土司逃出后,立即率领土练和场练反击追杀缅兵,于滚弄江畔击败缅兵,先后斩杀约200人。但为了息事宁人,耿马土司随后还是通过木邦土司向贡榜王朝缴纳了“花马礼”。虽然那时云南地方官府沿滚弄江一带布防,但仍偏向于绥靖,不想多事。所以在第二年,边境一矿场场长带兵过江擒杀缅兵,却被认为是“杀良冒功”而处死。1762到1764年,缅属孟艮土司带领自己的部队和贡榜王朝的军队连年骚扰车里土司(今西双版纳)。

1765年(清乾隆三十年),骚扰规模骤然升级,缅兵进入车里土司多处地方勒索钱粮和掳掠民众。其原因在于,当时缅甸正和暹罗作战,制定了沿清迈、万象一线进攻暹罗的方针,而车里正处于其进军路线的旁侧,需要大量的钱粮以及劳力为军队的进军做后勤保障。

第一次战事

1765年(清乾隆三十年),云贵总督刘藻上任后,一方面清楚边境形势危急,一方面又明白乾隆皇帝对云南边事不愿再绥靖,于是紧急派兵追剿,但除擒获五人外,别无战果。到了七月份,缅兵饱掠后自动撤退。而刘藻竞以“缅人望风遁走,清兵大捷”上奏。缅兵于十月份再次以数千人的军队规模入侵车里,占领了车里土司衙署所在的橄榄坝,其兵锋甚至深入内地思茅,发文清廷,宣布车里(西双版纳)为缅甸领土。

刘藻以大理顺宁营七千兵救援车里,被缅兵包围,参将刘明智赶至,两军夹攻缅兵,收复了车里土司城橄榄坝,后又乘胜连续收复了猛笼、猛歇、猛混、猛遮等城。然而缅兵游动作战,不曾撤退,清兵并无多大战果。相反,参将何琼诏、游击明浩率领的清兵在援救猛阿途中,陷入缅兵埋伏,被击溃。乾隆皇帝闻奏大怒,将刘藻降职湖北巡抚。刘藻受此打击,于三月三日夜自刎身亡。

缅方记载:

1765年,内苗·希哈巴迪率领两万景栋军前往征伐暹罗。缅军离开后,云贵总督刘藻以商业纷争为借口进军景栋,景栋守将内苗·希修据城坚守,缅军战胜围城清军,随后追讨至普洱,并于普洱击败清军。

内苗·希哈巴迪:缅甸贡榜王朝将军,缅甸英雄。

希哈巴迪在1752年至1759年爆发的贡榜-汉达瓦底战争(英语:Konbaung–HanthawaddyWar)中崭露头角,获得缅甸王雍笈牙的赏识。

1764年,缅甸王辛标信决定再次入侵暹罗,内苗·希哈巴迪和玛哈·瑙亚塔被选为缅甸军的两位指挥官。希哈巴迪领兵自北路从清迈入侵。1765年初,他领兵两万入侵寮国,迫使琅勃拉邦王国和万象王国臣服于缅甸。1766年初,与玛哈·瑙亚塔率领的南路军会合于阿瑜陀耶城下。1767年3月玛哈·瑙亚塔病死,他成为缅甸侵暹的最高指挥官。4月7日,他领兵攻陷阿瑜陀耶城,至此阿瑜陀耶王国灭亡。

然而缅甸对暹罗的占领并未持续多久。1767年底,清朝军队侵略阿瓦,迫使他率领主力部队回国救援。随后,暹罗将军郑昭起兵反抗缅甸统治,于1768年复国。

1773年初,在同清朝达成和解之后,辛标信试图重新征服暹罗,派希哈巴迪再度领兵入侵清迈。但他卷入了兰纳的政治纠纷中,因而被召回。1775年,他再度领兵,同玛哈·希哈修亚一起入侵暹罗。10月,他以清盛(英语:ChiangSaenDistrict)为据点入侵清迈,占领了这座城市,但遭受暹罗抵抗者的不断骚扰。

1776年6月,辛标信逝世,缅甸局势混乱,他与玛哈·希哈修亚一起领兵撤回缅甸。至此缅甸永久丧失对兰纳的控制权。

刘藻:

刘藻1701-1766,初名玉麟,字麟兆,山东巨野人。

  人物生平乾隆元年(1736年),经山东巡抚岳浚推荐,诏试博学鸿词,定二等第三名,授翰林检讨,时年36岁。

  乾隆3年(1738年)春,奉特旨改名为刘藻,字赢海,号苏村,记名以御用。

  乾隆4年(1739年),为右中允侍读,上书房行走。

  乾隆5年(1740年),授太常寺少卿转右通政。升左佥都御史。

  乾隆6年(1741年),升为内阁学士,任顺天乡试正考官。同年12月,提督江苏学政。

  乾隆8年(1743年),因淮安高邮生员闹赈降二级,特授宗人府府丞。他降级后,在扬州等待选任,运判吴家龙之孙之黼以文章请教于他。刘藻调离时,吴家馈送了笔墨及糟好的鲥鱼。在途中发现,内藏黄金四百两。他通过淮运使牛卓退还。朝廷闻后赞扬说:“方不愧四知也。”乾隆12年(1747年)6月,他请求回家奉母,皇帝赏人参二斤,带内阁学士衔回家。

  乾隆13年(1748年)2月,乾隆东巡时,他迎驾至德州,皇帝赠诗一首:“乞归非独往,教孝有常经。沂水风犹昔,齐山不断青。栖迟安梓里,俯仰乐萱庭。灾后民何苦,详陈疾苦形。”乾隆19年(1748年)正月13日,其生母病故。在家守孝期间,主编了《曹州府志》。

  乾隆21年(1756年),授陕西布政使。

  乾隆22年(1757年),调湖北布政使,升云南巡抚。

  乾隆26年(1761年),暂署云南总督。

  乾隆28年(1763年)6月,任贵州巡抚。10月,加太子太保。

  乾隆31年(1766年)正月,调湖广总督。其间办理地方事务,素来妥当,但不谙军旅,因谎报军情降补湖北巡抚,于3月3日夜自刎身亡。朝廷定为革除一切职务。

  著有《笃庆堂文集》,主编《曹州府志》,以文章受到皇帝的知遇。他的文章浑厚隽永,有韩、柳之风。流传下来的有《临濮亭记》、《曹州创建试院记》等。